聚师网贵阳谈教师资格证 离别 是为了更好的相逢

发布时间:2019-05-22 05:08:45351 阅读

聚师网
 

在和聚师网结识的那些备考学习教师资格证的朋友们交流时,偶然得感。

以下内容,借鉴于之前我在网络中偶然看到过的一篇与教师相关的帖子。本身我也曾是一名特岗教师,但由于一些原因,不得不选择了离开,选择了和那些孩子暂时的别离。时至今日,梦境中还会出现那些孩子的笑脸与离别时的痛哭容面,梦呓中还会出现那些孩子的名字。

有时,生活的无奈,或许就在于无法选择。羡慕,源于内心的那份爱、那份不舍、那份依恋。如果你也是一名教师,或者想加入到这支队伍中,请耐心看完下面的内容,或许,你也会和我一样被触动。

春暖花开

我,是一名特岗教师,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教职人员。出于对教师行业、对孩子们的爱,也出于自己的一份“信仰”,在条件都允许的情况下,申请了下乡支教当特岗教师。

一切都那么的顺利,笔试,面试,体检。

一抹洁白的娇云,一阵宁神的花香,一个很小的村镇,一群很天真无邪的孩子,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我。就这样,开始了我所“敬仰”的支教事业。一切,都那么的简单。一切,也都那么的单纯。

那个年代,工资不高,二千。条件也很简朴,一间简房,粗茶淡饭。说实话,我并没有觉得多么的艰苦。我的家庭条件不太差,但,来这里,是出于本能,本能而为之何言苦?

朝晖暮露

我,很荣幸在大家的认可下,当上了班主任。对我来说,这是莫大的一份荣耀,也是莫大的一份责任。对那些孩子,那份责任之心,更为坚定。

7点,一杯热水,徐徐腾气。窗外,泥土芳香与花草宁神。

备课,写教案,给我的40多个“孩子”上课。5点,放学,走访贫困生家庭,关注那些孩子的生活。多少个夜晚,夜半而归。有时自嘲,这才是真正的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。

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过来的,我只知道我在忙碌中度过。自己的充电学习,孩子们的起居课业,教学条件的四走奔波。

没有做过教师的人可能无法体会,累,却极度的充实与快乐。

疲倦中看着我的孩子们欢颜,无上满足。

徐风稻浪

转年,在校方的努力下,教师宿舍竣工。我,搬家到了新家,依旧是一间房,却有了自来水,有水管和水龙头。那天我真的很开心,因为别人或许无法理解打水的苦。日子真的越来越好,我也充满了动力。

教学,依旧在忙碌中度过。

我的孩子们,越来越依赖我。

不管在学校,还是家里,都会找我去倾诉与“谈心”。在他们的年龄,心理的变化如白昼之飓,猝然万变。今天这个离家出走,明天那个争闹。虽然很多并非在校内而生,可是每次家长都“苦笑”着给我打电话请我能否前往他们家里帮忙处理,说孩子哭着找我。

每天,累趴。每日,憧憬着孩子们的未来。

期末后的寒暑假期,本是教师们特有的假期。我也以为我会迎来短暂的休憩,不过一想到那些孩子对知识的渴望,还是选择了放弃。有时,在假期中也会接到家长们的电话,希望我可以协助他们解决孩子的一些问题。累,可,欣慰,因为他们如此的信任我。

我的孩子们,长大了。

有天我外出进修归来,踱步思考着如何教给孩子们地理的知识。教室附近,听到孩子们的哭声,飞奔。

如母爱子,那种焦急,无法言喻。

全班的孩子们都在放声大哭。

叹了一口气,已猜到大致的缘由,我静静地听着他们围抱着我的哭诉。已然到这个班与我的分别时刻,孩子们已经长大,已完成了小学的学业。

心酸,欣慰。孩子们至少在我看来已学业有成,每个孩子都有着不错的知识储备,也很聪明、机灵,也懂得关心人,也懂得尊老重道。只是,一想到离别,一想到无法日夜相见,一想到不会再看到他们在课堂上的欢颜,鼻酸,泪泛眼角。可他们是我的孩子,他们不能有“牵挂”地去升学,或许反而会造成他们有所负担。抬起头,将泪强忍回去。

相关推荐